油炸糖醋鱼

你千般万般与我何干。

我怀疑少年和叶和金贵是小姐妹。

梦到住在修哥楼下,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老楼除了采光不错别的总出问题,隔壁孩子作业写不明白我这儿都能听到家长骂,总有种自己老妈拎着自己耳朵要求专心的莫名恐惧。楼上楼下住了很久,中间有一天是因为漏水了,壮胆子去敲门,修哥开门的时候气势汹汹,吓得我往后退了一步,他一看笑了下,摆出一副好说话的样子问我干嘛,说是漏水了,他去看眼几下解决了还问我用不用帮着把我家被淹的地方收拾一下,不用不用大爷您关门吧(bu) 然后就是一川,不常来,一来楼上就挪桌子挪椅子半夜掉玻璃球,你知道的就是那种迷之诡异的,当,当,当,当当当的声音,一川认识我家对门那个房东大妈,大妈本来对我都凶凶,对着一川就笑眯眯的,还张罗进家里吃饭,真是妇女之友,气吼。
后来怎么来着,我搬走了,换了个住户,窗台架了个望远镜,屋里连了个窃听器到楼上地板底下(?)后来那个男的冰箱里总出死鱼死猫,油纸包着血漫了一冰箱,一收到就嗷嗷叫唤,看孩子写作业的不乐意了,就骂,男的没屁了。

后来我因为手机丢了去报案碰到一川了,还是个熟人,就跑前跑后的帮忙,想请吃饭答谢的,丁大爷凑过来,三人吃的饭,修哥挺好说话的,也有意思,我跟一川就笑,俩人开车送我回的新家。

就到这儿了。

头一次梦到他俩,竟然还是个第三角度的小故事,还好我不姓张。

我抬头看到星星,却又害怕只有星星。

救救孩子

你猜我叫什么:

为求醒目,请问现在还有《归鞘》的余本吗?转手也可以,仿佛错过了一个亿哭唧唧的求。

笑死过去

我嗑爆,可以说是十三岁爆炸喜欢的生日礼物了(我不听!!!)

喵呜(=^ェ^=):

周一围